提交者:
    影像影响李晖

风雪小五台 作者:化身博士(李晖)


2000年冬,河北小五台,严寒和狂风中行进的登山者。前面戴眼镜的是三夫户外的创始人张恒


(本文2000年写于三夫论坛,后来我又5次攀登了小五台)

    我计划的小五台之行本是我计划的今年最后一次出行。
    在周四聚会前,收到了三夫的EMAIL,发现原本“踏雪小五台”被改成了“风雪小五台”,加之来自“绿野”“长城小站”等论坛关于华北地区气候转坏的消息,隐隐约约的感到了远山的瑟瑟寒风扑面而来。
    但实际上发生的事原比想象的更艰险。通往隧洞口的山路崎岖而狭窄,急弯很多,我实在是佩服司机的驾驶技术。星夜路漫漫,气候寒冷,好在没有什么风,借着星光观察山色,依稀能看到山脊上的积雪。经过了近3个小时左右的行程,我们终于来到此次徒步攀登南台的起始点--隧洞口。
    终于开始徒步攀登了,北大登山队经验丰富的段新在前面领走,去南台的开始就是一个仅45度或更陡一些的陡坡。此次小五台之行,对我来说可谓重装旅行。首先是包,第一次背85L的大包,这里再次感谢“天涯”兄,为我此行提供了最大的帮助。85L的bigpack包,OZARK帐篷,气炉、气灯。临走时“天涯”估算了一下,我的背包少说也有40斤。
    天气比想象的要好一些,行前我想象的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动人景观。为了轻装,此次去小五台我的摄影装备是历次最精简的,只在腰包中放了“一代机皇”--佳能EOS-1N加“风光摄影师的最爱”--EF24/2.8,以及一台有20年历史的袖珍相机柯尼卡POP,这款相机可以手动过片和倒片,不用电池也能操作,可以通过感光度调节来控制光圈大小。主要是应付极度严寒时普通相机不能工作的情况。
    尽管没有下雪,山上的景色还是很美,在许多背阴处还有很厚的积雪,结着红红的山果树,从山路两旁探出头来,像是要迎接我们这些远方来客。开始的行军速度控制的比较紧凑,几次我被眼前的景致所吸引,想停下拍照,又怕落队。此前一次活动中不留神拉伤了大腿肌肉,虽不严重,但在后来的确影响了山路行走。
    高腰防水登山靴和带雪套的防水裤此次发挥了作用,因为有些地方的积雪已经厚达1尺,如果鞋和裤子被浸湿,在那样寒冷的气候下将不堪想象。
    离南台越来近了,而风也越来越大了,我们许多时候基本上是拄着冰镐或雪杖等着狂风过去。我几次看见前面的队友被风刮得站立不住,有时能滑出数米,格外的惊险。
    在高风速下寒冷惊人,据在场的队员测算最低接近零下25度。在接近南台的前一个山包有几块硕大的岩石,阳光从石头后面射过来,景色非常壮观。我想拿出相机拍下来,由于我的防水手套很厚,而我的相机的电源开关是在机背上的防误开的小拨钮,所以只能摘了手套拍摄,而手套刚摘下来拍了一张照片,我的手就马上冻僵了,很久都缓不过来。好在我的佳能EOS-1N很争气,在如此极度低温一切工作正常,不愧是在北极用过的相机啊。而另一台柯尼卡POP在如此低温之下测光系统已经完全失灵,仅靠一挡机械快门,估计曝光只能依靠负片的宽容度来调节了。由于天气寒冷,队员们大部分仅穿冲锋衣和抓绒衣行军,一旦停下,非常寒冷。呼出的热气很快就在衣领上结成了冰,我把天涯的哨子拿出来吹,哨子一下就把嘴唇上的一层皮粘掉了,嘴上顿时鲜血淋漓。
    而真正可怕的还是大风,在与大风的搏斗中大家消耗了相当多的体力,在接近南台的时候,许多人已经相当疲惫。许多时候队员远远看到一个可以避风的石头,就就地在石头后面趴下,避一会大风继续前进。“肉松”不愧是年轻,最先到达了南台顶。队伍后来大概分成了三股,一股是冲顶南台,一股寻找避风的扎营地,一股是拖的比较后的一个队员。此处海拔高度据测算为2600米左右,在如此的海拔高度,似乎风无处不在,寻找避风地扎营吃午饭的计划宣告破灭。在如此恶劣的气候条件下,登顶中台已经不可能,而且不及时下撤,一旦天黑就会出现不可预料的复杂情况。于是大家开始下撤。
    当时大家对张恒和段新选择一条未知的新路比较有争议,我当时也有些疑问,为何不按原路返回?现在仔细想来,我觉得在当时的情况下,张恒的决定还是明智的,因为在当时大风的情况下,走风速小的背风面相对安全一些。而原路返回就意味着大家和大风再继续搏斗一把,有些地方山路狭窄,在大风之下非常危险。而此次张恒选择的这条新路虽然前途莫测,但对于抗风这一点,则是有效的。
    但真正的考验开始了,这是一个几乎没有路的路线。在返回途中,我的右大腿肌肉再次拉伤,旧伤复发,严重影响了身体的协调性,在下一个近40度的陡坡时,强烈的冲击力让我的右腿苦不堪言,许多时候感到难以支撑身体的重量。有时候只能沿坡下滑。
    天渐渐黑了,队伍前后拉开了很大的距离。我打开了头灯,我前面是女铁人李一丹,这是一个户外经验丰富的女孩,一路上一直在照顾别人。但是除了她,我再看不清前面还有什么人。后面的人向前面的人喊话,“到没到底?……”,“没有……”,回话声音总是很飘渺,向是来自一个很遥远的所在。队员们心中很是没底。从早到晚已经行进了十几个小时,许多人还没吃东西,大家非常的疲惫。
    队伍停了下来,但不是到达了谷底,而是遇到了更严峻的问题,前面已经没有路了,而是一条冰瀑布。而且有一个队员已经掉下去了,后来证实是肉松,竟然毫发无损,还在下面充当保护。张恒拿出了主绳系在树干上,队员们依次下滑。为了防止打滑,许多人都脱了手套,后来认为还是不摘手套好一些。因为在这种天气情况下,每个人都背一个大包往下滑,冰瀑上没有任何可以踩住的地方,天冷手一冻僵,大多都在中途打滑,我的两只手均在高速下滑中被绳子磨伤。事实证明背着包下比空手下更安全,因为一旦脱手下坠,先落地的背包可以起到很好的缓冲作用。“白桦林”一直感谢他身上背的两个帐篷,因为正是这两个帐篷在关键时刻保护了他。我的腰包中的佳能EOS-1N也经受了冲击试验,尽管撞在冰壁上后来出现没有任何问题。
    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,张恒最后一个从冰瀑布上下来了,但是新问题出现了,我们的开路先锋段新联系不上了,大家一起喊喊他的名字,但没有听到回音。此时有人隐隐约约看到对面的山上有亮光,于是用手电和头灯发信号,但光亮很快消失了。
    已经是晚上8点钟了,众人心急如焚,虽然大家都知道曾经征服玉珠峰等高山的段新有着丰富的高山经验,应付这样的地形气候应该没有问题,但大家仍然担心他会出意外。段新的战友李岚更是为他担心。众人在突发事件的面前,大家表现的比较理智和谨慎,李岚、张恒等人又向前走了一段,没有发现更新的脚印,可以肯定的是,段新没有从冰瀑这条路线下来,而是在冰瀑之前就从旁边的路线走了。经过短暂的商议,张恒决定他和李岚返回冰瀑上方寻找段新,其他人在此扎营等候天亮再做定夺。虽然大家对张恒和李岚的技术很放心,还是希望他们能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。大家目送张恒和李岚远去,希望他们能保重,更希望他们能找到段新,平安归来。漆黑的夜,在几十米高的冰瀑上有一个灯光在风中摇曳,是刚才一个队友遗忘在上面的。也正是这个灯光,才使我们知道这个冰瀑有多高,想起来不禁有些后怕。
    “揣子”拿出了一个营地灯,我拿出一罐GAS气,营地灯亮起来了。大家开始扎营,冰瀑下面的这块平地只够搭两个帐篷,大家又在下面的找到另外两块空地。“天涯”的奥索卡帐篷我从来没有搭过,主要是外帐那个横杆不知如何处理。我和“揣子”、“壁虎”忙了半天没有搞定。于是先做晚饭吃。已经是周日凌晨1点左右,一锅水快要烧开了,“揣子”一脱衣服,结果全部撒在帐篷里。我们带的水不多,所以后来不得不万分小心。第一锅水开了,我们泡了一杯咖啡加牛奶,身体一下热活了许多。草草吃了晚饭,已经是凌晨2点半钟了,这是早饭吗?我、肉松、揣子怀着对张恒、段新、李岚的担心,混混的睡去。感谢“天涯”借给我的7孔棉睡袋,我在里面套了一个三夫抓绒睡袋,一夜没有寒冷的感觉。但此时此刻,张恒、李岚还在寒冷漆黑的山林里艰难的跋涉。
    天亮了,我们采了一些积雪用非常简易的过滤工具进行处理后草草做了早饭。张恒、李岚还没有返回这块营地。正担心时,大家听到了张恒在山下的喊声,我们以为是找到了段新,不禁一阵兴奋。我们迅速拔营到下面和张恒会合。张恒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再向下走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就会到一个小村庄,大家就基本安全了。尽管没有找到段新,但张恒和李岚为大家找到了下撤的安全路线。张恒和李岚已经非常的疲惫,但他们还是想继续上去找段新。大家一致决定让李岚留下,因为如果再让李岚去找,非常不现实。大家非常理解李岚的心情,毕竟她和段新是一起征服多座雪山的战友啊。最后大家作出了比较理智的决定,由“红飘带”和张恒继续上山寻找段新。张恒把“白桦林”的手机带上,以便在一旦有信号的时候和大家联系。其他人赶往西金河口,如果张恒和“红飘带”找不到段新,其他人先返回北京,李一丹和李岚在西金河口等张恒到来。
    大家由李岚和“背包”带领,沿山而下,山路渐渐好走了,也就是此时我有机会拿出相机尽可能多拍一些照片。经过一夜的休整,大家的体力都有所恢复,没有陡坡的冲击,我的大腿肌肉也不疼了,重新行走自如。但段新一直被大家牵挂着。行了不多时,到达了一个叫上官村的小村庄,村民很热情,但是孩子们比较怕生,躲躲闪闪的。大家喝了一些热水后继续上路。
    我们沿着冰封的溪流行进,山色苍茫,煦暖的阳光照在身上,我们暂时忘却了刚刚过去的艰险。远处的另一个村庄向我们召唤,这是岭南村。远离了大风和严寒,我们终于安全了。但是段新、张恒、“红飘带”呢?
    在岭南村我们喝了些热水和米汤。李岚非常疲惫,很快就在屋里睡着了。听村民说曾经有人看到有两个人像我们一样背包拿着雪仗经过这里,“两个人?”,大家心中不禁充满了疑问。
    坐上了两辆各装了一半木材的“山蹦蹦”,一辆车坐了8个人。山路崎岖狭窄,几个人在“山蹦蹦”上互相照应着,用头灯相互联络。我们这辆车坐了“揣子”、“肉松”、“暴走”、李岚、“背包”、陈力、“三合板”和我。
    大家在半梦半醒中向西金河口行进,我坐的这辆“山蹦蹦”进了一个小村庄的时候,突然有一个人在黑夜中向我们喊话,“你们是旅游的吗,有一个像你们一样的人住在我们这里。”一定是段新,大家非常兴奋,都下车去村里找,我留下等另外一辆车。没过多久,段新找到的消息得以确认,大家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。大家继续上车赶往西金河口,在西金河口我们也和张恒联系上了,张恒他们很快赶来了。一行人马终于在西金河口得以圆满会合,皆大欢喜。
    踏上返京的汽车之前,我回首遥望笼罩在黑夜中的小五台山,心想我总有一天还会回来的。

看着这一张张珍贵的老照片,是否也唤起了你与三夫一起的记忆?
还等什么快把你的老照片一起发给我们吧,三夫15周年,与你同庆!

邮件发送到 sanfo15@126.com
请在邮件中留下姓名、电话号码和快递地址,以便我们快递纪念品和奖品 返回看海报>>
您可以在这里找到三夫: 新浪微博  优酷视频  三夫户外天猫旗舰店  三夫京东旗舰店  三夫京东专营店  三夫淘宝装备店  三夫亚马逊店 
Copyright©1999-2011 三夫户外      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039号